​ 时间是20200203,农历正月初十。今天是很辛苦的一天,我亲爱的老婆,小橙子在凌晨12.30左右一直在疼痛的宫缩中,苦苦撑到了1.30左右实在忍不住了,叫醒了我。于是我叫醒了两个妈妈,一家四人带一个即将降临的小宝贝火速赶往苏州明基医院。大概2.30到公司做了下胎心监护,医生说还没到时候 宫口还没开,且宫缩也不是特别规律,没到临产时候,于是我们选择先回家休息,白天再来。
​ 回到家,没想到就是一段持续的宫缩疼痛,看得我很是心疼,想帮你分担一些疼痛,却显得那样无能为力。我想一句我爱你老婆,应该多少能给你些力量吧。我希望能为你加油打气!
​ 时间就这么熬到了大早上,8.30我们选择再次从家出发,30分钟的路程,9.10分到达明基医院。在这里经历了我最懊悔的一个上午,因为我前段时间不小心染上呼吸道感染引发的咳嗽,导致在如今武汉肺炎这个风口浪尖下,差点害得我家小橙子没法被正常接收,因为怀疑我咳嗽的病因,最终在妈妈劝说和小橙子自己思想斗争后同意继续在这生产,而我需要紧急做个ct排除自己和武汉那玩意不相干,终于我确认只是普通的呼吸道感染而不是武汉那东西,小橙子这才成功转回普通产房而不是隔离产房。
​ 其实我很替小橙子担心,害怕她一时情绪化,影响了自己和宝宝。纵然小橙子一直在众人面前批评我说我,那一刻我是无暇顾及自己会不会难堪,我只希望她们能够一切平安顺利接产。我后悔自己不够强大,不够谨慎,以致感染咳嗽,牵连身边的人。
​ 最终换了妈妈陪小橙子待产,熬过了这样一天,时间是晚上9点多,小橙子终于10指全开,推进了产房,接下来就是等待和期待。希望宝宝快点出生,来见见他的爸爸妈妈 奶奶和婆婆。
晚上9.43分,伴随着哇哇的哭声,米团子终于来到了爸妈身边,医生说很健康,一切都好。看到她那褶皱的身躯,不知怎的,却有说不出的幸福和感动。
​ 谢谢你,米团子,给了我们一次做父母的机会,以后请多指教。
​ 未来可期,爱你米团,爱你小橙子。